不掉小黄车到底怎么了? 北晚新视觉曾经风头无两如今踪迹难寻押金想退退

“您的押金能退了吗?”最近,刘先生和同事们见面聊的最多就是ofo押金难退的问题。虽然刘先生的手机APP里显示,押金会在15个工作日内到账,但时间到了仍然没拿到钱,甚至多次打电话联系客服都无济于事,周围的同事也是这种情况。于此同时,刘先生也发现大街上的小黄车在逐渐减少,往往在一堆共享单车中只有零星的那么几辆,如果没有损坏能正常使用就算运气好了。曾经满大街都是的ofo小黄车到底怎么如今都去哪儿了?

在大家疑惑的同时,ofo又传来被多家公司告上法庭的消息。有数据显示ofo曾整体负债近65亿元,2018年12月23日2018年12月23日。包括用户押金36.5亿元,很多消息都在打击着众多用户的信心,人们心中不免疑惑:曾经出尽风头的ofo小黄车会不会重蹈那些昙花一现的共享单车的命运呢?

当年小黄车就是靠着比竞争对手成本低的优势大举占领了共享单车市场,但同时也突显出维护成本高、报废时间短的劣势,曾经就有堆积如山的小黄车等待维修的新闻见诸报端。曾有人估算,一辆小黄车成本大概300元左右,1000万辆小黄车一个月的折旧成本就高达几亿。更重要的是,共享单车的本质,实际上就是租赁,这种重资产运营模式,本身就和互联网轻资产的理念背道而驰,投放和维护费用极高,仅仅靠租金,很难做到自负盈亏。

随着一轮轮资本大潮的退去,曾经在这片汪洋中踏浪而来的共享单车模式也逐渐现出了真身。能否成功的走下去,很多人都在拭目以待。

“共享单车真是个好东西,每天上下班有效的解决了我们的最后一公里,最好不要死。”刘先生坦言。

“为了支付宝红包的扫码返款,这伙人贴了我们四五百辆共享单车。”12月17日下午,哈啰单车郑州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宋丹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称连日来,他们共享单车的二维码经常被“山寨”二维码粘贴覆盖,他们就加强该方面工作的管理。然而,就在

针对昨日上千名用户前往小黄车总部现场办理退押金手续的情况,昨日晚间,ofo紧急发布《退押金政策提醒》,称会根据申请顺序进行审核与收集,线上线下会统一并入处理,按顺序退款。今天早上,ofo上线押金退款排队提醒页面,线上退押金人数迅速增加,截至

兰州市区气温在零度以下左右,在雁滩和黄河边等地,朦胧的阳光下,几名身穿蓝色马甲的小伙子,正在整理共享单车。王永军是一名90后大学生,去年在兰州财经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工作,成为哈啰共享单车一名运维人员。同样,去年从甘肃农业大学毕业的林兆鑫,在这

近日,不断有媒体报道,ofo小黄车押金难退,让用户十分苦恼。不少用户反映,很早就申请退款,但申请已有一个月,押金仍未退回,打多次客服电话都未接通。日前,有微博网友给自己建立了一个新的人设:来自加州,在中国生活了两三年,中文不太好,做事喜欢上

想象一下,城市路边坐落着一栋颜值颇高的环保装配建筑,里面设有自行车立体停车位、自行车维修区、冷热直饮水、电源及USB接口、临时休息点、休闲办公区、公共信息屏,还能租借到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区区方寸之地,却有着完整的便民服务功能,它是否会吸

本报讯 今天,移动互联网第三方数据挖掘和数据分析研究机构比达咨询发布《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用户体验报告》。这一首份共享单车用户体验的报告指出,伴随行业不断去泡沫,2018年中国共享单车行业呈现出用户在高增长后趋稳、用户对单车骑行舒适度的要

随着共享经济部分企业频繁曝出挪用押金、企业倒闭、退款难等问题,共享经济的投诉量在2018年呈现上升趋势。在今天上午召开的消费维权新媒体研讨会上,消费维权新媒体联盟发布了2018电商行业消费数据报告,其中的共享经济投诉分析显示,共享单车“退押

前段日子高喊“跪着也要活下去”的ofo,近日再次曝出“退押金”问题。有用户发现,其客户端上退押金按钮变成了灰色,想联系客服却遭遇挂断。还有用户称,官方说好15个工作日之内退款,但从10月份到现在杳无音信。 孟环摄 磨磨蹭蹭的退款流程,反映着

共享单车变少了?近日记者走访发现,随着单车数量下降,不少路段的单车停放秩序已有所好转,曾经满街堆放的坏车也不见了踪影。据共享单车平台介绍,天气转冷后,平台对街面上的老旧、破损车辆进行回收,回收后的单车将在回收企业进行拆解并进行无害化处理。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